阅读历史 |

第172章 第 172 章(捉虫)(1 / 2)

加入书签

看着关阖上的门, 孟风眠:……

他抬脚走了过去,在原先散发着橘色暖光的地方停住, 伸手摸了摸。

没有, 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孟东君和顾昭的影子,就像是自己发了一场梦一样,孟风眠心里空落落了一瞬。

随即, 他想起方才顾昭的模样,平静的心里又生出了几分好笑。

真好, 顾家阿弟还是那般的鲜活。

至于孟东君——

孟风眠垂眸看手中的黑背弯刀。

自入了修罗道,漫天黄沙孤寂,时光在这一处好似停滞, 却也好似毫无尽头, 他将短短的一辈子想了想, 顿时明白,自己自小时常做的梦是有缘由的。

在梦里,他提着一盏宫灯踽踽独行,前头瞧不到路了,却还是要走下去,天光晦涩, 黯淡无光, 一如心境。

走在那样的路上, 时常有孤独和疲惫涌上心头。

经过韩道人和王爷王妃说的神仙种, 他明白了,提灯的人是玉溪真人,传说中, 兵解引来天外水, 化作绵长波澜的樟铃溪, 给数代百姓争下另一条生路的玉溪真人。

他不像王妃,不像王爷,却和梦里的玉溪真人生得一模一样。

二哥孟东君自小被送到庙宇道观中里养着,他们相见甚少,孟风眠却也知道,他自己和二哥生得相像。

……

孟风眠站在原地,许久不动。

风沙漫天的涌来,带着血腥的腥臭味,地上起了流沙,流沙似水,无声无息的将倒地的堕物吞噬。

不消片刻,此地便只有黄沙连天了。

远处传来若有似无的敲击声。

“咚咚——咚咚——”

只听声音时急时缓,时而停歇许久,断断续续,却又不曾真正的断绝。

孟风眠勾唇笑了笑,提着黑背弯刀往前,继续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他得去瞧瞧,这一直以来,陪着自己在修罗道中的声音,到底是什么。

……

祈北城,长南山上。

夏日的夜晚清凉又安静的,天空无云,泛着一股神秘的幽蓝光泽,明月高挂,草丛里的蛐蛐儿和树上的知了比声高,不知疲倦的叫着。

高高的枝头,小狸吞吐了一会儿月华,花斑样的尾巴一甩,在月色的照耀下,地上有影子一闪而过,乍然一看,好似有两根细棍一样的影子。

“小狸,别去敲棺椁了,这么久都没有应门,里头铁定没人,不不,里头铁定没有鬼!”

胖脸的松鼠往自己嘴巴里又塞了两个板栗果子,左边一个,右边一个,对称得刚刚好,它用力的嚼了嚼,俩颊鼓涨,小胖脸瞬间更胖了。

小狸不耐:“啰嗦!”

只见它四肢一错,动作灵巧的下了高高的大树,不过是须臾的空隙,此处已经不见小狸的身影,下一刻,寂寥的山林里陡然多了一道“咚咚,咚咚”的声音。

这声音就像是在敲击木头,又像是有人在敲门,夜色的山林里,这道声音显得有几分瘆人。

胖松鼠一点也不怕,它都听熟悉了,不过,对于小狸的执着,它也起了好奇心。

只见小胖松鼠甩了甩身后蓬松的大尾巴,动作利落的抓着树干往下,也从树上下来了。

月色沁凉的撒下,石头的墓碑上泛着冰凉的色泽,它盯着墓碑上的字,将上头的名字念了出来。

“风眠之墓,友顾昭立。”

“嗐,小狸你个实心眼的,别敲了,许久未应人,说不得这孟风眠都去投胎了!”

甬道里,小狸皱巴了下脸,它的爪子一停,继而有些凶巴巴喊道。

“你别啰嗦!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去投胎了?墓这么新,人隔壁的大爷死得早都还没投胎呢!不可能,肯定是在哪里耽搁了!”

说罢,它也不理会外头的胖脸松鼠,径自继续敲棺椁,敲得有些无聊了,便换了尾巴,只见长尾如棍,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棺椁,就像擂鼓一样,发出咚咚的脆响。

胖脸松鼠咬了口野果子,润润喉,不忘支招:“你自个儿去找顾昭啊。”

话才落,它又自言自语的否决了。

“不成不成,你可没空,你事情多,忙着呢!白日还得去私塾的玉兰树上趴着,也就晚上还有点时间,要我说啊,咱们一个小妖精,去私塾里听四书五经作甚?咱们又考不了状元,瞧到那皇帝老子的龙炁,两脚都得不争气的打哆嗦,修行才是最要紧的!”

风轻轻的吹过,小胖松鼠咕咕,咕咕的声音活泼轻快极了,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。

小狸有一下没一下的敲这棺椁,听到私塾,眼里闪过一道恨色。

它可不是去私塾里听四书五经的,那些个假模假样的东西,没半点用处,倒是会将畜生们妆点得人模狗样!

小狸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狭窄的甬道虽然阴暗,却也给了它莫名的踏实安心之感,耳朵边,胖脸小松鼠的声音渐渐歇了,最后,它的声音有着些许的困惑。

“小狸,你大哥是个怎样的人?”

怎样的人?

小狸闭着眼睛,尾巴甩了甩。

是个特别好的人。

它的大哥卫蒙是个特别好的人,他在,它的家就在,他没了,它的家也没了。

小狸心里涌上一股酸涩,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猫儿眼幽幽的落在自己的爪子上。

它绝对,绝对不会饶过那些人!

……

祈北王府。

最后一颗骷髅头燃尽,幽火倏忽的寂灭,只听“咻的”一声,半空中,那扇被阴炁腐蚀出现的空洞关阖上了。

顾昭侧头看去,同一时刻,骷髅头砌成的墙瞬间成了糜粉。

被元炁束缚的红皮堕物和孟东君同时一僵。

顾昭押着孟东君,将他往红皮堕物嘴边送,瞧了眼磨蹭的红皮怪物,嫌弃不已。

“吃啊,请你吃还磨磨蹭蹭的。”

红皮堕物心中发苦,它就不该一时腿快,来这扇门后头作甚,这香喷喷的娃娃怎地这么凶呢?又凶又刁!

这下倒是好了,门阖上了,它就是想回老家都回不去了。

只听瓮瓮的声音从那腹肚中咕噜出来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